一支被包圍2天2夜的偵察兵,真實戰鬥讓人震撼

ck 官網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ck 台灣官網,我們將全新的CK夯貨單品一一呈現給大家。

黑鷹直升機緩慢地接近瞭Dusty前哨點,激起瞭漫天灰塵。下面的人是一個偵察排的士兵,他們在一所被塔利班包圍的獨立土墻院落裡戰鬥瞭一整天,急需補充彈藥。士兵們在兩個落點佈

黑鷹直升機緩慢地接近瞭Dusty前哨點,激起瞭漫天灰塵。下面的人是一個偵察排的士兵,他們在一所被塔利班包圍的獨立土墻院落裡戰鬥瞭一整天,急需補充彈藥。士兵們在兩個落點佈置瞭標記,並在屋頂進行火力壓制,但敵人仍然設法瞄準射擊正在盤旋的直升機,迫使機組人員拿起步槍還擊。黑鷹直升機被迫移動到距西側院墻幾英尺高的地方扔下補給品。然而,令地面部隊感到恐懼的是,機組居然把彈藥補給包扔到院墻外面。偵察兵們發出一長串的咒罵並沖瞭出去,他們知道必須要離開前哨點的安全防護去取回他們的補給。

在Dusty前哨點的這支部隊正在執行一項特殊任務,即在日出前占領這個獨立院落並與敵人作戰,直到被友軍解圍。在這個由502步兵團2營發起的攻擊中,該排擔負阻擊任務,這是納什維爾行動的關鍵所在。

背 景 2010年,位於坎大哈市以西33公裡的阿富汗南部的紮裡地區是塔利班武裝的溫床,這裡遍佈軍火庫和炸彈制造工廠,其防禦體系由堅固的防禦陣地和遍佈四周的簡易爆炸裝置雷區組成。塔利班武裝分子多次在1號高速公路上襲擊國際安全援助部隊的車輛,這條公路是傑斯克和坎大哈之間東西向的主要交通線。美國人清楚紮裡的重要性。“在巴基斯坦的塔利班說,如果他們失去瞭紮裡,他們就會被迫離開坎大哈,”502團2營的指揮官皮特 本科夫中校告訴他的手下,“我們如果失去紮裡,我們也就失去瞭坎大哈。”

2009年底,美國增援部隊開始抵達阿富汗南部。2010年9月,第101空降突擊師第2旅戰鬥隊在1號高速公路以北的紮裡集結。該旅由502步兵團1營、2營和第75騎兵團1營組成。502步兵團2營的士兵對他們在位於1號高速公路以北的前線作戰基地Howz-e Madad營地的發現感到驚訝。“敵人對我們的存在完全無動於衷,”本科夫中校說。“他們主要針對在高速公路上來來往往的私人安全車隊。”控制該地區的敵人一直在采用身體傷害的方式來威脅當地人,“砍掉頭和耳朵”,本科夫說。502步兵團2營偵察排長威廉 福切爾上尉表達的更為直接,“這裡簡直就是野蠻的西部,在1號高速公路以南的建築物中沒有平民居住,每個房子都是一個潛在的敵人掩體。”

與阿富汗東部山區不同,紮裡的地勢平坦,種滿瞭葡萄、大麻和罌粟,幹涸的河床穿過其中。塔利班利用地形建立防禦陣地和一系列的簡易爆炸裝置。該地區因長滿濃密的植被而被美國人稱為“綠色地帶”。

計 劃 納什維爾行動作為“龍擊行動”的一部分,該旅試圖將敵人從1號高速公路上趕走。“龍擊行動”的目標是通過一系列連續的、密切協同的攻擊,迫使敵人向南退至1號公路以南13公裡的阿爾甘達卜河。納什維爾行動由本科夫籌劃,計劃於2010年9月26日從多個方向對1號高速公路以南的塔利班占領區同時發起進攻。他計劃由一個連實施“蛙跳戰術”機降至後側,以避開IEDs雷區和其他防禦陣地,其他兩個連向敵人兩個側翼發起進攻。

圖:納什維爾一號行動,2010年9月26日。

B連計劃從前線作戰基地的Howz-eMadad營地直接向南一公裡實施機降,其主要目標是Baluchan鎮。A連的兩個排徒步從Paultercon鎮發起進攻,抵達B連西側。同時,D連以裝甲車和重武器裝備從Spin Pir向B連東側發起攻擊。這3個連將與阿富汗國民軍的幾個連隊共同展開行動。此外,D連需要在英國的一個工兵連的幫助下開辟一條通路。6個連(見上圖標識兵力)將在Baluchan鎮附近與A連和B連會合,並與阿富汗國民軍一起向北反復進行清剿行動,徹底清除塔利班、簡易爆炸裝置和兵工廠。與此同時,D連與阿富汗國民軍繼續向南進攻。“我們想要奪取這個區域,這樣我們就能控制住它,看看我們能抓到什麼。”本科夫解釋道。

B連將被單獨配置在Baluchan,而其他連隊則從東側和西側向它發起攻擊。為瞭協助B連,本科夫決定機降一個排到Baluchan東或東南方向1500米處,以阻截可能向B連方向增援的塔利班部隊。此外,該排對D連側翼提供掩護。當D連向南推進時,本科夫希望這個排能把敵人引誘在自己和D連之間,這是一個典型的錘砧戰術,本科夫稱之為“迷你殺人袋”。

本科夫為這個排選擇瞭一處院落,因其緊鄰南北向的Dusty公路,所以將其命名為Dusty前哨點。如果敵人決定向B連進攻或撤離,那麼Dusty公路是敵人最可能選擇的行動路線,而Dusty前哨點是一個理想的阻擊位置。本科夫選擇在前哨點附近部署他的偵察排,並在日出前占領該院落,誘使塔利班相信這條公路是可以通行的。偵察兵將在呼號為“藍傑伊”的直升機著陸區著陸,並機動至前哨點。偵察排配置在1號高速公路以南500多米的機動區域東部邊緣,像B連一樣在孤軍作戰。“這有點像把你的傘兵投在諾曼底,”本科夫說。你守好外圍,然後你就可以從容地離開海灘瞭。”

偵察排通常為步兵部隊執行偵察和掩護任務,但本科夫希望他們做到更多。他曾訓練他們伏擊、狙擊和使用M240B中型機槍。在類似任務中,他也曾使用過他的偵察兵。“不要被教條所局限,”本科夫這樣解釋他對戰術問題的理解。對於納什維爾行動,他會在白天對作戰行動提供持續的空中支援,所以他安排營聯合終端攻擊控制員空軍下士內森 阿爾尚博和營聯合前方觀察員傑森 湯普森上士跟隨這個排行動。

該偵察排由3個偵察班和1個狙擊班組成,偵察班每班5-6人;狙擊班9人,分成三個3人狙擊組(1名狙擊手,1名觀察員,1名警戒員)。此外,還有一個7人組成的阿富汗國民軍偵察分隊,首次加入戰鬥,將與該偵察排協同行動。排長威廉 福切爾上尉在這個營服役三年瞭,並於2007年被派往伊拉克。他的排軍士長賈斯汀 博斯有過4次實戰經歷,包括2002年在阿富汗。詹姆斯 斯皮爾上士帶領偵察1班,前海軍陸戰隊員埃裡克 安默曼中士帶領偵察2班,這兩個人在一起相得益彰。“我就是有點大大咧咧,” 安默曼說,“斯皮爾對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細致,當你把我們倆放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工作得非常好。”安默曼曾3次前往伊拉克參戰,而斯皮爾參戰過2次,都是在502步兵團2營。第3偵察班班長克裡斯 斯波爾上士也曾2次前往伊拉克參戰,福切爾說他靜若處子動如脫兔。狙擊班長斯特林 斯陶克中士在福切爾眼中是一個金發碧眼的“沖浪男孩”,他也曾2次到伊拉克參戰。

每個偵察兵都裝瞭32瓶20盎司的水,8個MREs(單兵即食口糧),還有20個空沙袋。大多數人配備瞭M4卡賓槍,加裝有M203榴彈發射器。一些人配備瞭M14EBR步槍,3 個人配備瞭M249班用機槍。班長使用M320榴彈發射器,狙擊手攜帶M107巴雷特或M24狙擊步槍。為瞭加強火力,福切爾讓兩個狙擊小組各攜帶一挺M240B中型機槍及腳架和彈藥。他還在排武器庫中增加瞭4具AT4反裝甲火箭筒。每人有240到270發子彈。“我們多帶瞭很多彈藥,”福切爾說,“因為我覺得將面臨一場大戰。”

機降Dusty前哨點 9月26日日出前3小時,一架美國陸軍CH-47支奴幹直升機降落在直升機著陸點“藍傑伊”。當後艙門的跳板放下,偵察兵一擁而出,每個人都背著一個一百磅重的帆佈ck 深藍色 雙肩包和背包。第一批人組成瞭一個防禦圈。擔任營聯合前方觀察員的湯普森上士從跳板下來的時候扭傷瞭腳踝。“夥計,我很抱歉,”他對安默曼中士說,“對不起,我很抱歉。”他知道自己腳踝傷的很嚴重,但他也知道他是這個排裡唯一受過JFO訓練的人,即將到來的作戰行動非常需要他,他決定直面現實,堅持!

直升機一飛走,達蒙 索耶中士就開始引領隊伍出發瞭。索耶知道距離最近或最易通行的道路都已被切斷,他隻能帶領偵察兵穿過他所遇到過的最惡劣的地形:越過一條8英尺的河渠,穿過稠密的葡萄種植場,翻過各種土墻。有的士兵們摔倒瞭,手中的武器弄得泥濘不堪,但他們掙紮著站瞭起來。整個行軍路程大約歷時3個半小時。

盡管腳踝疼痛,湯普森始終扛著自己calvin klein 後背包和背包。他在行軍途中又扭傷瞭至少四次。“你隻能不停地移動,讓自己身體繼續前進” 湯普森回憶道。僅僅在艱難地爬出河渠時,他才卸下背包一次。“這就像卡住正在轉動的汽車輪子一樣困難。”福切爾上尉知道,如果湯普森不能走路,就要由4個已經背著100磅帆佈背包的偵察兵用擔架抬著他,而另有一個士兵則不得不拖著兩個帆佈背包,“這種痛苦我難以想象,”福切爾說。

被選中的院落位於葡萄種植場中間,可以俯瞰DUSTY公路,預計敵人將從此經過。前哨點大約有25平方米大小,周圍是4米高的土磚墻,在院子東南角有一個入口。一排4座兩層樓高的建築組成瞭北墻,高度足以讓槍手對周圍的地形有360度的視野。屋頂是拱形的,看上去凹凸不平,是非常好的射擊點。院落的中心是一個大院子,南面有一個儲物間。不幸的是,院子北邊幾米的地方有一個兩層的葡萄棚屋,擋住瞭偵察排在那個方向的視野和射界。前哨點周圍佈滿瞭樹木、葡萄棚屋、院落和土墻。

偵察排在日出前抵達瞭這個院區。博斯上士帶領3個人從入口處進入,用手電筒查看所有的房間以確信無人。然後將C4炸藥塊扔進每間屋,以引爆可能存在的簡易爆炸裝置。12聲爆炸聲響起,其中有兩起爆炸發生在北墻的兩個屋頂上,在葡萄棚屋的屋頂上也發生瞭爆炸,導致屋頂東側塌落。等塵埃落定,士兵們進行瞭第二次排查後,全排進駐瞭這個院落。

一進入院子,偵察兵就卸下瞭背包。偵察1班利用倒塌的建築物爬上北墻的屋頂,準備防禦。地面上的大部分偵察兵開始裝沙袋,而另一些人則將一輛拖拉機從院子裡拖出來,擋住瞭入口。排醫療兵傑森 麥克米蘭中士開始給湯普森治療扭傷的腳踝。

攻擊開始 大約半小時以後,當太陽照射到地平線上時,一聲槍聲響起。屋頂上的偵察兵試圖定位槍聲來源,而在院子裡的人則奮力加固工事。幾分鐘後,槍聲第二次響起。大約15分鐘後,敵人用AK-47突擊步槍從南面開火。然後,周圍的每一處院落和小屋都似乎在開槍射擊。士兵們曾被教導說,戰鬥分兩個階段,一個階段是戰鬥的前15秒,另一個階段是正式戰鬥。如果他們能在前15秒內占據主導地位,他們就會為接下來的作戰定下基調。偵察兵知道他們必須控制敵人,擊退他們,阻止他們向B連方向前進。

當敵人火力越來越猛時,安默曼中士和斯皮爾上士在屋頂上搜尋目標。安默曼讓人把M249班機遞給他,他站起來用機槍向敵人掃射以壓制敵人火力。傑森 薩凡特下士扛著M240B中型機槍爬上屋頂並扣動扳機,打瞭兩發後卡彈瞭,在行軍過程中機槍被泥土和灌木弄臟瞭。斯皮爾和薩凡特迅速拆開機槍,用油潤滑,機槍很快就再次開火瞭。

偵察兵用m203和M320榴彈發射器向叛軍所在的位置射擊。隨著火力加劇,福切爾上尉命令更多的人到屋頂上去。每個人都想參與到交火中,但斯陶克中士知道在其他地方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他命令麥克米蘭下士召集其他人裝沙袋。裝好的沙袋被遞給在屋頂上臥倒的士兵。在一天餘下的時間裡,士兵們一邊加固陣地一邊戰鬥。斯皮爾要確保每個人都能蹲伏在掩體裡。“我不想讓任何士兵被爆頭。”他稍後又說“我是個固執己見的人。”

圖: 偵察排防守觀察所。

當敵人從一處葡萄棚屋向東面開火,薩凡特下士跑至屋頂,用他的M240B機槍還擊。“你可以看到叛亂分子在葡萄棚屋裡移動,”他回憶道,但他的武器無法穿透葡萄棚屋的厚墻。一名綽號“俄羅斯人”的阿富汗國民軍士兵也開火瞭。“他毫不猶豫地向東掃射”斯陶克說,“毫不遲疑,無所畏懼”。

湯普森用無線電臺向位於前線作戰基地Howz-e Madad營地的迫擊炮提供目標坐標,但是敵人的火力壓制住瞭他和福切爾,讓他們無法觀察炮彈落點。他和湯普森都不能“依托膝蓋挪動身體並伸出頭來觀察”福切爾說。他們隻能依賴安默曼和薩凡特,當薩凡特用M240B機槍掃射時,安默曼站起來,一邊用M249班機射擊,一邊觀察迫擊炮彈著點。隨後安默曼向湯普森喊出瞭炸點位置,湯普森對下一發炮彈落點作出調整。隨著炮火臨近,湯普森喊道“閃開!”警告安默曼和薩凡特躲避。在每次炮彈爆炸後,安默曼和薩凡特互相掩護,重復上述過程。

湯普森呼叫迫擊炮向距離他所在位置200米內開火,對於120mm迫擊炮來說,這個距離被定義為危險距離。一發炮彈落在離他70米處,“嗨!”湯普森通過無線電臺喊叫到,“上一發炮彈太近瞭,重新檢查一下表尺”。再也沒有炮彈落在這麼近的距離瞭。前六發炮彈使用延遲引信,穿透地面後再爆炸。接下來的幾發炮彈使用近炸引信空中爆炸。最終,第20發炮彈正中敵人,爆炸將一個胳膊和一個軀體推到空中,士兵們都歡呼瞭起來。“這把他分成瞭兩半,”安默曼說。15分鐘後,敵人第一波進攻停止瞭。

交火一結束,福切爾組織排裡各班輪換,他安排2班從7時到11時在屋頂,然後1班從11時到15時,3班則從15時到19時。在一個輪換時間內,一個班在屋頂上保持警戒4個小時,另一個班裝滿沙袋或將彈藥遞給屋頂上的士兵,而第三個班休息。沙袋對於屋頂安全至關重要,以確保在面對敵人時,士兵們能保持完全清醒。

很快敵人又進攻瞭,敵人的進攻方式讓排裡的老兵感到驚訝。通常情況下,武裝分子都是在確定美國人如何行動後再攻擊。這一次,他們一看到屋頂上的頭盔就開始射擊。不一會兒,又開始攻擊。那天敵人發動瞭8次進攻,進攻毫無章法。士兵們註意到瞭敵人的進攻模式。敵人從南面射擊以吸引偵察排的火力,然後從東、西、北開火,在接近前哨點時使用壓制性火力。進攻持續大約30分鐘並且強度不斷增加。在一波進攻結束後大約40分鐘,他們再次發動進攻。偵察兵利用這個間歇期為下一次迎擊敵人進攻做準備。

大量的植被、樹木和河渠為叛亂分子提供瞭充足的掩護和隱蔽。有時敵人從院落、葡萄棚屋和墻壁後面突然閃出打上幾槍,然後消失。偵察兵隻能短暫地發現敵人,因為他們沿著樹林奔跑,使狙擊手很難瞄準。“用狙擊步槍鎖定一個目標是不可能的,草木也阻擋瞭子彈”斯陶克上士回憶說。偵察兵也很難通過曳光彈道追蹤敵人,而隻能依靠敵人武器發射時產生的煙霧。他們把這種煙霧叫做“蔬菜沙拉”,並大聲報出槍手的精確位置。

屋頂上的士兵不斷地與敵人交火。“我們不得不消耗大量的彈藥,”馬文 斯派克豪斯下士說。“我們看不到他們是從哪裡來的。”許多偵察兵並肩作戰。在東側墻上,瑞恩 斯皮內利中士和埃裡克下士交替裝填和發射M203榴彈。稍後,霍斯指揮一些阿富汗士兵在院區入口處還擊。麥克 佈瑞拉中士和喬納斯 威廉下士一人負責發現目標,一人則用M107巴雷特狙擊步槍開火。佈瑞拉用狙擊步槍向躲藏在墻後的一名叛亂分子射擊,12.7mm口徑的子彈穿透瞭墻壁,但佈瑞拉不知道是否擊中瞭敵人。後來,他發現一名叛亂分子拿著一部無線電臺,馬上通知瞭威廉,但在威廉開槍之前,這個人就消失瞭。即使武裝分子能被鎖定,威廉也不可能射殺他。“如果他隻有一部無線電臺,你就不能開槍打死他,”佈瑞拉說。交戰規則禁止偵察兵向沒有武器的任何人開火。“他們會向你開槍,”佈瑞拉說,然後“他們放下武器,一走瞭之。”

在屋頂上,偵察兵向武裝分子開火,把他們趕走,結果他們卻突然又從另一個地方向我們射擊。薩凡特下士說:“在那裡把他們打倒幾乎不能做到。”空氣火力在各種交織。阿列克斯 赫爾下士用他的M14步槍觀察他負責的區域,當敵人的子彈從他的頭上嗖嗖飛過時,他還在淡定地搜索敵人,直到斯陶克上士把他拉下來。

塔利班在當天的行動中還發射瞭火箭推進榴彈(。他們發動瞭一場進攻,從東南方向發射瞭一枚RPG,尖嘯著從湯普森上士頭上飛過。“如果我能讓時間凝固,”湯普森說,“我都可以伸手抓住它。”當佈瑞拉看到一枚RPG飛向他和威廉時,他告訴威廉躲避。當RPG在他們頭頂上呼嘯而過時,威廉還在問為什麼要躲避。“這就是為什麼!”佈瑞拉解釋說。這枚火箭彈從葡萄棚屋的一角彈回來,但沒能爆炸。另一名武裝分子從東北方向發射瞭一枚火箭彈,打到一名偵察兵下面的墻上掉瞭下來,留下瞭一串漂亮的尾焰煙霧。“他們一定是離得太近瞭,火箭彈保險還沒解除,”索耶中士說,“也許這隻是一枚啞彈。”

福切爾上尉全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屋頂上指揮機槍和狙擊火力,以及來自固定翼飛機的近距離空中支援和來自陸軍直升機的近距離作戰攻擊。當偵察兵向敵人目標發射煙霧榴彈時,他就召集由OH-58基奧瓦和AH-64阿帕奇直升機、空軍A-10雷電攻擊機和海軍F/A-18黃蜂戰鬥機進行火力支援。福切爾與阿爾尚博空軍下士、湯普森上士以及幫助他呼叫戰鬥機的通訊兵阿倫 喬納斯下士合作得很好。“湯普森,我想打擊那裡,”福切爾喊道,或者“喬納斯,告訴阿帕奇我想要一枚地獄火導彈打那座建築物。”當福切爾看到敵人從一片樹林發射瞭一枚RPG,他命令阿爾尚博呼叫A10攻擊機掃射那個區域。飛行員發現4名武裝分子向西跑,用30毫米口徑機炮掃射他們兩次。士兵們的專業技能使福切爾能夠專註於指揮戰鬥。

湯普森和阿爾尚博全天都在福切爾身邊。他們都沒有過戰鬥經歷,也沒有在一起合作過,但他們幫助上尉協調瞭所有的火力支援。“幸運的是,我們倆對自己的能力都很有信心,我們對彼此的能力也充滿信心,” 湯普森說。“我在呼叫迫擊炮支援,他在呼叫戰鬥機攻擊目標。”我剛完成一項任務,他已經開始讓A-10掃射或者轟炸,然後我呼叫直升機進行近戰攻擊。“喬納斯也幫助飛行員不斷更新地面態勢,所以當阿爾尚博(Archambault)與他們聯系時,他們已經做好瞭準備。”湯普森一整天都在痛苦中度過,他的腳踝傷使他很難在院子和屋頂上移動。“不管我拿東西或做什麼,”湯普森說,“它都很疼。”

當博斯上士不在院子裡指揮加強防守時,他就在屋頂上協調火力,清點彈藥,或幫助任何需要他幫助的人。他毫無畏懼地站在屋頂上指示目標。有一次,他覺得呼叫空中支援時航空兵反應不夠快,他對著無線電臺大喊:“你就隻給我這該死的空氣嗎?我們要被擊中瞭!”站在他附近的湯普森認為,“好吧。這就是請求的方式!”

接近傍晚時分,敵人的頑強開始給偵察兵留下瞭深刻印象。“這太可笑瞭,”湯普森想。盡管在偵察兵的強大火力和阿富汗43度高溫下,武裝分子仍在繼續攻擊。偵察兵們射擊得太快瞭,武器發熱厲害,即使他們戴著手套,手還是被燙傷瞭。敵人一度從四面八方進攻,一度距離隻有125米。“敵人越來越近瞭,”斯皮爾對福切爾說。“你也看到瞭,情況越來越糟糕。”士兵們對他們的戰鬥能力和空中支援力量充滿信心,但他們擔心隨著敵人的逼近,他們的彈藥供應越來越少。”“我們要麼下去戰鬥,”斯皮內利中士回憶道,“要麼我們把他們趕走。”

再次補給 排裡40毫米煙霧榴彈數量已經處於很低的危險水平,這對標記敵人目標和40毫米高爆榴彈至關重要。M240B機槍子彈剩下200發。博斯在大約10點的時候電告營裡尋求空投補給,但是營通訊員轉達說,在對排的全力空中支援下,補給是沒有必要的。博斯持續提出補給請求,都得到營通訊員相同回答。午後時分,他實在無法忍受,要求直接與營指揮官通話。他很快與營指揮官聯系上瞭並告訴他,“我們需要空投補給。”

最後,大約在16時,一架黑鷹直升機飛向瞭Dusty前哨點。彈藥被裝入板條箱和裹屍袋以便於搬運。直升機緩慢接近時吸引瞭敵人的火力,屋頂上的偵察兵試圖用火力壓制叛亂分子。直升機在院子西側上空盤旋,但福切爾與直升機無法用無線電取得聯系。“他們飛得離我太近瞭,”他回憶道,“如果我跳起來,我可能會進入黑鷹直升機。”黑鷹直升機機組人員把彈藥包投到前哨點西墻外葡萄地裡瞭。

當黑鷹飛走,博斯挑選瞭一個由6人組成的搜尋小隊,帶領他們沖出瞭這個院子去取回彈藥,而屋頂上的偵察兵則對敵人進行壓制並發射瞭煙霧彈來掩護他們的行動。搜尋小隊從東南口出來,沿著北墻一路走,再轉向南找到補給包。一些裹屍袋裂開瞭,彈藥散落在葡萄地裡。博斯建立瞭一個警戒線,而其餘的人將彈藥往墻上扔。在墻的另一邊的人接住彈藥,把泥土擦凈,再扔到屋頂上。這個搜尋小隊還將彈夾和子彈塞滿瞭他們的口袋,並把他們能夠搬運的所有在板條箱或裹屍袋裡的東西運回院子裡。他們把一個被撕破的裹屍袋運回瞭安全的地方。麥克米蘭中士說:“我們用瞭3個人一起把它給拖瞭回來。”他們把能找到的彈藥都收集回來,大約20分鐘後,搜尋小隊安全地回到瞭院子裡。

日 落 在日落之前,一隊士兵再次離開瞭這個院子,在射擊盲區和四周可能的接近路鋪設瞭Claymore地雷(反步兵定向雷)。定向雷放置在離院墻大約100米的地方。“有些地雷放置的離院子太近瞭,但他們需要這樣做”,索耶中士說。“隻要你有良好的掩體,你就可以停留在地雷以外15米的距離。”在博斯和斯皮內利鋪設地雷時,敵人槍聲響起,一名偵察兵用249班機掩護他們回到院子裡。

當夜幕降臨時,湯普森中士開始召集大傢投放煙霧彈,希望引燃周圍的一些灌木叢,將敵人趕出以前占領的地區,但努力未果。第二天,沒有什麼東西被引燃,敵人重新占領瞭這個地區。湯普森說“他們肯定不想放棄這片區域”。此時他走路已經不再一瘸一拐瞭。

當太陽在西方落下時,敵人在18時左右結束瞭最後一次進攻。屋頂和院子裡到處都是空彈殼,一些沙袋被敵人炮火打碎瞭。士兵們滿身汗水和泥土。過去12個小時的戰鬥,所引起的腎上腺素激增終於退下瞭,他們發現自己已經筋疲力盡瞭。“我就像昏迷一樣,”斯皮爾上士說。

在之前的戰鬥部署中,沒有一個偵察兵經歷過如此激烈的戰鬥。佈瑞拉中士認為,這一天的戰鬥比他在伊拉克時期所經歷過所有戰鬥都要激烈。有過2次作戰經歷的老兵斯陶克上士隨後說:“這絕對是我與敵人距離最近的一次。”湯普森認為這場戰鬥比在伊拉克的遜尼派三角地帶時更糟,“我參加過的所有戰鬥都比不上在這。”埃裡克豪斯下士補充說:“從來沒有在一天之內這麼多的子彈從我頭上射過去。”令人驚訝的是,盡管敵人發動瞭8次進攻,火力兇猛並使用瞭RPG,但沒有一名偵察兵受傷。

福切爾上尉需要從不間斷的行動中得到一個喘息之機。他摘下頭盔,坐下來,放松瞭一會兒。在吃瞭一個單兵即食口糧後,他和博斯擠在一起,評估敵人的攻擊模式。然後,當福切爾和湯普森中士計劃第二天的目標時,博斯從士兵們那裡得到瞭彈藥消耗情況。在一天的激烈戰鬥之後,他要在保證最低安全警戒情況下安排盡可能多的士兵休息,他決定在屋頂上始終保留12個人。

在夜間,士兵們替換瞭被毀壞的沙袋,分發彈藥,清理保養武器。大多數人睡瞭4個小時。福切爾收聽瞭來自營的最新戰鬥簡報,也有個別士兵偷聽瞭下。湯普森整晚都在呼叫,要求隨機投放照明彈,讓敵人知道偵察排是清醒並保持戒備狀態的。安默曼整晚都在巡視查哨,確保值哨的士兵保持警惕。

第二天的戰鬥 第二天早晨太陽升起時,敵人再次開火。“這就好像他們在工作時打卡上班”麥克米蘭中士說。士兵們本能地開始尋找目標並相互詢問:“子彈從哪打來的,從哪打來的?”火力來自西南方向一處有紅門的院子。”偵察兵用M240B機槍、m203榴彈發射器和狙擊步槍壓制住瞭敵人火力 “我們把手裡的武器都用上瞭,”斯皮爾說。Dusty前哨點第二次戰鬥開始瞭。

聽到槍聲,豪斯下士醒瞭,抓起他的步槍,爬上屋頂,他發現瞭福切爾上尉正在指揮射擊。這次,敵人從四面八方開火。“嘿,不遠處有輕武器向我們射擊,”一名偵察兵手指北方喊叫到。子彈開始飛過每個人的頭頂。斯皮爾用M320榴彈槍射擊,而豪斯則發射瞭大量的紅色煙霧彈,給自黎明以來一直盤旋待命的直升機指示目標。

敵人的火力強度與前一天一樣猛烈。在前哨點的入口處,佈瑞拉中士躲在拖拉機犁後面用他的M4步槍射擊,一個RPG射瞭進來,從他身後的墻上反彈回來,留下一個4英寸的洞,沒有爆炸。“這真的嚇壞我瞭”,他說。

敵人的攻擊持續瞭2個小時後才逐漸平息,早晨的第一次交火結束瞭。在這段間歇期,佈瑞拉中士和豪斯下士離開瞭院子去鋪設更多的定向雷。他們沿西墻放置瞭兩個定向雷,然後平安無事地匆匆返回。

40分鐘後敵人再次發動進攻,隨後的攻擊一波接一波,就像前一天一樣,敵人沒有主攻方向。偵察兵們在焦急等待D連從東北方向靠近。戰鬥更為激烈,福切爾一度做瞭件通常不應該由排長做的事情,他抓起瞭自己武器射擊。“我被告知,如果我自己去開槍射擊,我就做錯瞭。”但是,當斯皮爾中士需要火力壓制以掩護他用M320榴彈槍射擊時,福切爾操起瞭他的M4並開火瞭。“我有點瘋瞭,”他承認,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作為排長在射擊,就意味著形勢很糟糕瞭。在其中一個間歇期裡,斯皮爾中士給他以回報。他註意到福切爾在站著觀察目標。斯皮爾把他推倒。“我剛剛救瞭你的命,”斯皮爾告訴他。“這沒什麼大不瞭的。”

士兵在需要的時候臨時發揮。在沒有剩餘沙袋的情況下,豪斯下士在屋頂上躺下,威廉下士把他的M110狙擊步槍放到豪斯的後背。這兩個人形成瞭一個T型,當威廉向神出鬼沒的敵人瞄準射擊時,他們讓彼此的呼吸同步以保持步槍的穩定。在另一處,薩凡特下士看到武裝分子接近到院墻
500 Servlet Exception

[show] java.lang.IllegalStateException: sendError() forbidden after buffer has
been committed.
java.lang.NullPointerException
 at _jsp._cms_0page._template._jsp._template411534__jsp._jspService(cms_page/template/jsp/template411534.jsp:871)
 at com.caucho.jsp.JavaPage.service(JavaPage.java:61)
 at com.caucho.jsp.Page.pageservice(Page.java:578)
 at com.caucho.server.dispatch.PageFilterChain.doFilter(PageFilterChain.java:195)
 at org.displaytag.filter.ResponseOverrideFilter.doFilter(ResponseOverrideFilter.java:125)
 at com.caucho.server.dispatch.FilterFilterChain.doFilter(FilterFilterChain.java:87)
 at com.sohu.cms.webapp.util.AjaxEncodingFilter.doFilter(AjaxEncodingFilter.java:29)
 at com.caucho.server.dispatch.FilterFilterChain.doFilter(FilterFilterChain.java:87)
 at org.springframework.web.filter.CharacterEncodingFilter.doFilterInternal(CharacterEncodingFilter.java:88)
 at org.springframework.web.filter.OncePerRequestFilter.doFilter(OncePerRequestFilter.java:76)
 at com.caucho.server.dispatch.FilterFilterChain.doFilter(FilterFilterChain.java:87)
 at com.sohu.cms.sna.filter.SNAFilter.doFilter(SNAFilter.java:86)
 at com.caucho.server.dispatch.FilterFilterChain.doFilter(FilterFilterChain.java:87)
 at com.caucho.server.webapp.WebAppFilterChain.doFilter(WebAppFilterChain.java:187)
 at com.caucho.server.dispatch.ServletInvocation.service(ServletInvocation.java:265)
 at com.caucho.server.http.HttpRequest.handleRequest(HttpRequest.java:273)
 at com.caucho.server.port.TcpConnection.run(TcpConnection.java:682)
 at com.caucho.util.ThreadPool$Item.runTasks(ThreadPool.java:743)
 at com.caucho.util.ThreadPool$Item.run(ThreadPool.java:662)
 at java.lang.Thread.run(Thread.java:745)

Resin/3.1.10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ck 內褲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ck 台灣官網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DK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http://www.sltshoppe.com/

カテゴリー: CK パーマリンク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