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戰史還原:抗日名將張自忠上將犧牲經過

帝舵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 Tudor帝舵 FK台灣官網,我們將全新Tudor帝舵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徐州會戰後張自忠繼續率領他的西北軍部下繼續奮戰在抗日第一線,武漢會戰力戰潢川;隨棗會戰田傢集大捷;冬季攻勢大戰襄河兩岸,第59軍也擴建成第33集團軍。在1940年5月的棗宜會

徐州會戰後張自忠繼續率領他的西北軍部下繼續奮戰在抗日第一線,武漢會戰力戰潢川;隨棗會戰田傢集大捷;冬季攻勢大戰襄河兩岸,第59軍也擴建成第33集團軍。在1940年5月的棗宜會戰中,由於國軍沒料到日軍北上奪襄樊後迅速南下,湯恩伯兵團和江防軍回援不及,隻好令張自忠率領兩個師迎擊日軍的第13、39兩個師團。張自忠率領74師東渡襄河阻擊日軍,16日遭遇日軍重兵合圍,張自忠力戰不退,於16日下午壯烈殉國。

正在檢閱士兵的張自忠將軍

張自忠作為在抗日戰場上陣亡的第一位集團軍司令,但是他殉國時的具體情況也一直為大多數國人所不知,現在隨著日軍戰報的公開,我們可以根據當時張自忠身邊人的回憶和日軍戰報,還原張自忠殉國的具體細節。

張自忠率領警衛手槍營與日軍死拼

棗宜會戰,日軍的首要目標便是奪取宜昌,其次的目標便是要趁張自忠的33集團軍突出戰線,包圍殲滅33集團軍,而張自忠奉命阻擊日軍39師團,率領74師輕裝渡過襄河阻擊,但是一個輕裝師哪裡是日軍一個裝備精良的師團的對手,很快74師就被日軍沖的七零八落,張自忠的指揮所也危在旦夕。

日軍戰史中步兵第231聯隊第3大隊對張自忠戰鬥司令部攻擊經過圖(註:該圖上方為南方)

5月16日中午,日軍根據無線電偵聽基本鎖定瞭張自忠的指揮部,從三面包圍過來,唯獨在長山方向的日軍部隊還未趕到,當時張自忠的指揮所設在杏兒山。下午1時,日軍231聯隊配屬的山炮開始向杏兒山轟擊,由於東山口的74師443團也已經被日軍沖垮,張自忠率領警衛手槍營開始向長山方向轉移。張自忠的手槍營根本沒有重武器,隻是一人一支20響駁殼槍,一把砍刀而已,近戰還可以發揮優勢,但是日軍在一百米開外架起機槍掃射,再配合以擲彈筒轟擊,手槍營是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的。

下午3時30分突破東山口的日軍231聯隊以第9中隊作為尖兵中隊,在370.2高地遭遇瞭手槍營一部,日軍使用擲彈筒很快就奪取瞭這個高地,隨即沿著長山繼續向西進攻;第10中隊向南從黃連求下向西方包抄,意欲截斷張自忠最後的退路。

可是當時張自忠根本就沒有打算撤退,他已經讓身邊的大多數幕僚先行突圍,身邊隻剩下張敬參謀和33集團軍兵站科員馬孝堂等數人。這時天空下起瞭小雨,張自忠率領剩餘的手槍營衛士撤到長山南麓的,準備同日軍做最後的死拼,這時日軍第11中隊沿著山腳而來,後面跟的是第3機關槍中隊和大隊炮小隊。戰鬥在雨中展開,日軍第11中隊三個小隊分成兩路,第1小隊上山包抄,第2小隊下山包抄,第3小隊從正面攻擊過去,發揚機槍的遠程火力,壓制著手槍營最後的官兵。

中日雙方關於張自忠犧牲的記載差異

激戰中,手槍營的王金彪連長陣亡,根據馬孝堂回憶,張自忠右胸也中一發機槍彈,馬少校趕忙上去包紮,鮮血濺瞭馬上校一身。傷口還未包紮好,日軍第1小隊長松本少尉就發現瞭他們這個小隊前方不遠的壕溝裡有不少軍官模樣的人,狡猾的他立刻判斷這是條大魚,很可能就是他們師團長一直在找尋的張自忠的戰鬥司令部!

這時候中日雙方的記載就出現差異瞭,根據馬孝堂的回憶,日軍一窩蜂沖瞭上來,張自忠讓他們先走,準備抽出短劍自裁,被衛士阻止。隨即日軍已經沖到跟前,多處負傷的張敬舉槍擊斃數名日軍,但是被蜂擁而上的日軍亂刀捅死。一名日軍士兵端著刺刀向張自忠身邊的馬孝堂刺來,張自忠眼睛一瞪,怒吼一聲,猛然站起,抓住日軍的步槍,以自己的身軀掩護馬孝堂。突然一發子彈擊中張自忠的腹部,張自忠向後一個踉蹌,又一顆子彈從他右額射入,張自忠這才支持不住,轟然倒地。這時為5月16日下午4時。

日軍戰史中隊張自忠指揮部的最後攻擊要圖

日軍的記載更為詳細,松本少尉在發現這幾個中國軍官後,隨即組織小隊展開戰鬥隊形進攻,沖擊中第二分隊分隊長日野上等兵被擊中受傷倒地。松本少尉指揮釜江和高橋上等兵對著戰壕投擲瞭手榴彈。隨即一氣沖入戰壕,這時是下午5時,戰壕內當時有3名幸存軍官,其他衛士都已經陣亡。

最先沖入戰壕的是藤岡卓郎一等兵,對著戰壕最深處的一個容貌魁梧的大漢沖瞭過去,當時發現這位大漢並沒有戴軍銜領章。但是藤岡卓郎顧不上那麼多瞭,沖到近前,才發現這位大漢威風堂堂,眉宇間一股威壓的英氣逼人,藤岡卓郎一時居然被驚在那裡,隨即張自忠說瞭一句日語:“待て!”藤岡卓郎完全沒有料到這位中國將軍居然會說日語,又囁於將軍的英氣,竟然忘瞭自己手裡的槍,後退瞭好幾步。

這時張自忠用漢語說:“我是司令官!”聽不懂漢語的藤岡正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的時候,已經趕到張自忠背後的堂野軍曹對著張自忠的頭部開瞭一槍,將軍的身體應聲而倒。張自忠躺在地上,面部表情十分痛苦。藤岡這時下定決心,舉起刺刀,對著張自忠的左胸刺瞭下去。

日軍確認張自忠屍體

隨即日軍在打掃戰場的時候發現瞭張自忠將軍身上帶的金筆,帝舵 复刻,手提錢箱和手槍,還發現瞭張自忠身上穿的是襯衣是四川產的絲綢,紐扣還是用翡翠做的。但是日軍還是不確定是否擊斃瞭張自忠,在一名李文宜的俘虜的辨認下,確定藤岡刺死的就是張自忠。隨即日軍恭恭敬敬的用擔架擔著遺體抬到瞭戰場以北20公裡陳傢集的39師團部,找到瞭師團參謀專田中佐來辨認。(專田盛壽中佐,1937年任日本駐天津武官,曾經和張自忠在談判桌上見過多次。)專田中佐當時就辨認出瞭張自忠的屍體,隨即他命軍醫用酒精擦幹遺體,並且用白佈包裹好,買來一口棺材,淺葬於師團部後方的土坡上。

馬孝堂少校當時負傷,被日軍俘虜,根據馬少校回憶,日軍特地召開“擊斃張自忠慶功會”並勸降他參加偽軍,遭到嚴詞拒絕後把他拖到一個水塘旁邊亂刀砍死。可是馬少校生命力頑強,竟然大難不死,後被老鄉救起,直至遇到38師主力,馬少校在向38師師長黃維綱匯報完張自忠將軍殉國的具體情形後就因為傷勢過重而死。黃維綱師長得知老上級壯烈殉國,隨即派人一面上報李宗仁,一面搶回張自忠遺骸運回師部,不過這已經是5月17日的事情瞭。

而日軍在5月16日晚就在漢口廣播電臺廣播瞭這一消息,國民政府獲悉後極為震驚,當時第五戰區司令李宗仁和蔣介石還不相信,直到第二天得到確切消息,這時國民政府才確認,抗日名將張自忠在力戰不退之後殉國瞭!

雖然張自忠將軍的最後時刻中日雙方記載不同,雖然日軍戰報記載的張自忠“身穿絲綢襯衣,戴金表”非常不符合張自忠將軍的生平事跡,但是張自忠在臨死前還能斥退日軍士兵,也足可稱得上是抗戰軍人之魂瞭。

主要參考的日軍資料,梶浦銀次郎著:《はるかなる戦場 : 藤第六八六四部隊戦記》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tudor 帝舵錶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tudor 錶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TZ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http://www.tudortw.com/

カテゴリー: Tudor パーマリンク